kendra sunderland pornhub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


  但如果再敢诬陷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  “没事的大奎。


  ”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


  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


  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


  等骂到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


  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


  ”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


  ”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治病。


  ”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帮你治病一次。


  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


  ”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进了杂物室,因为里面堆积了不少东西,所以光线显得有些昏暗,但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


  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


  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


  ”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


  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


  ”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见她这样,江小鱼就没脾气了,心说喵了个咪,看来不让丽霞姐当上村长,就别想跟她有什么进展了。


  想到这里,他这货就暗下决心,还是要努力赚钱,涨大实力,等够得上手的时候,直接给丽霞姐一个惊喜。


  像买衣服、送东西这种小恩小惠,王丽霞不上当的。


  心里有了计较后,两个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旅社。


  江小鱼趁王丽霞没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给旅社的大姐。


  跟她耳语道:“老板娘,帮帮忙,你就说只有一间空房!”那大姐见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应了。


  回头江小鱼征求王丽霞意见:“媳妇,这家旅社只有一间空房哦!”旅社大姐赶紧接茬道:“里面有两张床哦,你俩情侣,开一间房天经地义,干嘛要两间哦?”“要不再找找?妈呀好大的雨!”王丽霞想想附近没有别的旅社,雨还下大了,她就一跺脚道:“懒得找,一间就一间吧!”“帅哥美女,你俩看着好般配哦!”“谢谢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兴隆哈!”江小鱼带着王丽霞,屁颠屁颠的来到房间。


  进去一看,哪有两张床,就一张大床摆在那里。


  见状,他这货偷着乐,心说喵了个咪,大姐够意思!王丽霞进来却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鱼,只有一张床,这怎么睡呀?”“丽霞姐,你看这么大的雨,大姐又说了,只有这一间,那就凑合呗!”小鱼脑子里被王丽霞的磨盘占据着,心里蠢蠢欲动。


  惬意的往大床一倒,还美滋滋的打个滚。


  不曾想,王丽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来,不客气道:“小鱼,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尽!”“虾米?违背妇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来吧!”他这货心说,娘西皮,这不是开玩笑,万一丽霞姐动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无事,翌日一大早,两个退了房,迎着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鹭村。


  两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江小鱼一蹦蹦入家院门,蔸眼就见那个厂妹丁婉,正勾着杨柳腰,在井台前帮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来啊?”江小鱼哭笑不得道。


  “小鱼哥,你看病不收钱,我帮你洗衣服是应该的!”说起丁婉,这也是个贫家女,但是呢,她性格开朗,逢人就一脸甜笑,还有俩甜酒窝,很是讨人喜欢。


  “那就辛苦你。


  ”江小鱼把买来的三七和重楼种子,还有菜种,逐一放到客厅。


  然后骑着三蹦子,上香秀娣家还车。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个人吃早点,见江小鱼回来,欢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点!”女人煮了瘦肉汤、小米粥还有一盘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个劲地催着他吃完。


  江小鱼吃得饱饱的,打了个饱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着他不让走,笑着盘问他道:“你这小子,昨天进城卖菜,不叫上我。


  我问你,你一车菜卖了多少钱?”“报告秀娣嫂,我是卖给一家大酒店,单价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两百斤,你说多少?”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卖了两万四?小鱼,我家也有半亩神田,你帮嫂子卖!”香秀娣一看这么赚钱,顿时就像打了鸡血。


  “这个没问题,等我再拉货进城,一定喊上你!”倏尔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进内室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上了一条大红的吊带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围,江小鱼咕咚,涎水横流,心里像有爪子挠他,痒痒得不行。


  香秀娣撞见他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进了内室,嗔的道:“小鱼,你再帮我看看病!”江小鱼得儿一声,一蹦蹦进内室道:“秀娣嫂,治疗过了,还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着他道:“不疼了,我怕没断根,你再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江小鱼一点头,忙是仔细的检查起来。


  完了他这货起身道:“没啥问题!”“真没问题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恳求道。


  她心说,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样病,再生一样病,就有理由找小鱼治。


  “不用了,是真没问题。


  你不放心,可以去医院做彩超!”“我不去医院,只听你的。


  你说好了就好了!”倏尔地,香秀娣就浓桃艳李的道:“你嘴角有东西!”一转眼,香秀娣就主动吻了起来。


  吻了好几分钟,江小鱼怕突破防线,脚底板抹油,蔸头就走了出来。


  一路绿柳夭桃到家,发现黄玲还有那个付严杰,商量好似的,都来了。


  两个看到江小鱼,顿时就像看到了金远宝,抢似的扑上前。


  一个道:“你的菜卖完了,给女儿看病吧!”一个说:“大兄弟,我媳妇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时候给我媳妇看病!”这时,丁婉帮他把衣服凉在晒衣杆上,忙完了也抢上前道:“小鱼哥,我爸天天在家里骂人。


  你再不帮忙治,我要疯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个病人,这仨都哭着喊着要看(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


  这下江小鱼灵机一动,想了个主意道:“要不这样,你们抓阄。


  谁抓到就给谁看,怎么样?”“行,行哦!”见仨个人忙不迭点头,他这货就回房,取三张纸,其中一张写上字。


  然后三张纸揉成团,拿出来道:“开始抓阄。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个人就分别抓了一团纸,就听丁婉欢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乐利红,黄欣和付严杰都一脸失望,这俩就闷闷不乐归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鱼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发病,见人就骂,骂得好难听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栋泥瓦房,不过屋内铺了水泥地板,比小鱼家好一点。


  进门就传来乒乒乓乓的打咂声和大骂声。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个善良豪气的中年大叔,近几年因为际遇不顺,媳妇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为怪异。


  后来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复中心治疗,三进三出,治好不久就复发。


  “小鱼哥,你听见了没,像我爸这种情况,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着他道。


  “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你爸打过人没?有没有自杀自残这些行为?”江小鱼一来到丁家的院内,就看到院内弥漫着一股很重的煞气。


  所以,他这货怀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应该是枉死鬼上身。


  “他从来没打过人,没有自杀自残过,就只会骂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来给他看。


  “小鱼哥,你看我身上,没啥伤口吧?”“好,我再问你,你是几点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点出生的哦,小鱼哥怎么啦?”丁婉大为紧张的看着他道。


  “正午十二点阳气上升到顶点,这个点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阳之体。


  这就好解释了!”他这货满是一副原来这样啊的表情。


  “小鱼哥,怎么了?”“你爸应该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种!按道理,家里有煞气,你会感觉到。


  但是你没有,因为你是至阳之体!”“虾米?小鱼哥你别吓我哦!那你会不会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听家里有鬼,吓得簌簌发抖。


  “放心,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会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帮它解决,它是不会投胎的!”说着,江小鱼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请神。


  “小鱼哥,要怎么解决呀?”丁婉着急上火道。


  “这个容易,不过要今晚十二点子夜时分,我把这只枉死鬼请出来,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这货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来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吓得都不敢进屋。


  “额,晚上十一点半我就过来。


  你是至阳之体,脏东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吓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鱼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来我家好不好?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呀!”见丁婉吓成这样,江小鱼就一点头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鱼哥,上我家吃晚饭,我炒拿手的红烧肉给你吃!”丁婉见江小鱼离开,她也是脚底板抹油,吓得回厂上班去了。


  再说江小鱼。


  这货得啵到家,前脚进门,后脚开超市的大浪就闪进来了。


  “小鱼,过来过来,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好好的笑一声!”大浪进来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脸一把。


  “神马好消息?”“是恶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凶的,打从你收拾了她儿子,她就变老实了。


  你猜怎么着,昨晚上那婆子提着一大箱牛奶还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给我又是赔礼又是磕头,好话说了一箩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恶霸腔的娘来求我,她知道我跟你关系好,想让我出面游说你,让你帮他儿子治病!”一听是这事,江小鱼摇头如拨浪鼓道:“虾米?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着当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还想我帮他看病,做梦呢!”“小鱼,我看他娘挺有诚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发了毒誓,说只要你治好她儿子,她们家就搬出白鹭村,以后改邪归正,绝不作恶!”大浪眼巴巴的看着江小鱼道。


  “大浪,听你的意思,你答应她了?”江小鱼愣了愣。


  “我哪敢答应,这不要经过你的同意嘛!”大浪说着说着,就浓桃艳李的吻了上来。


  江小鱼推开她道:“大浪,我听你的意思,你是很乐意哦!跟我说实话,老太太除了送东西,是不是还送钱给你?”“小鱼,你听我说——”大浪就把他亲哥的儿子上大学学费没着落一事告诉了江小鱼。


  从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实很早就双双过世,她是亲哥带大的。


  “我想报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万元!当然,不管怎样,是恶霸腔撬走了吴玲,你如果不同意,这钱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着江小鱼说道,从她近乎恳求的目光看出来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点个头。


  “大浪,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虑考虑!”江小鱼心说娘西皮,恶霸腔现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鹭村少了一个村霸,还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无异是放虎归山。


  “嗯,你啥时考虑好了就告诉我!”江小鱼就回房换衣服,准备上山种药材。


  不提防大浪跟进了屋,她见有个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来。


  “小鱼,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大浪就吻上来,痴迷的道:“小鱼,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江小鱼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小鱼,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