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 projections


与此同时,亚洲新兴市场的货币汇率也录得全面下跌,原因是美元指数持续走强,这也让现货贵金属价格承压,黄金价格回落至去年6月的水平。


  在这些市场中,首先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是美国长期国债的收益率。


  自年初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从1%以下跃升至目前高于1.5%的水平。


  虽然仍处于历史同期的较低水平,但其过快的涨幅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警惕和关注,债券市场收益率的上升也直接波及到了股市、汇市和商品市场。


   欧盟第三轮全国性封锁  德默说,基于感染率过高,实行任何短期、严格的封锁措施以减慢COVID-19传播的要求都是正确的。


    根据该国罗伯特·科赫传染病研究所数据,当天新增病例9677例,感染总数达到2910445例,死亡人数增加298人,至77401人;目前每10万居民中7天感染率为110.1。


    尽管几位联邦州领导人呼吁在短期内采取全国性的严格封锁,但是德国16个联邦州中的大多数都反对在4月12日前就采取何种行动进行会谈。


   上个月,德国政府曾宣布将在4月1日至5日实行严格的复活节封锁措施,但是短短几天后就不得不撤消这一决定。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Merkel)当时将该封锁计划称为“错误”,并表示她对此承担最终责任。


  风险提示:病毒变异导致疫苗失效等。


    报告正文  1、周度专题:10Y美债上行结束了吗?  事件:4月以来,10Y美债利率自高位回落,下行幅度近20bp,引发市场广泛讨论、关注。


    1.1、10Y美债利率回落原因?海外资金增加美债配置等  4月以来,10Y美债利率自高位回落,下行幅度近20bp。


  4月之前,10Y美债利率曾从年初的0.93%一路大幅上行至1.74%,上行幅度高达81bp。


  然而,进入4月后,10Y美债利率“由升转降”。


  中旬以来,10Y美债利率更是从1.65%左右进一步下行至1.56%,较前期高点回落近20bp。


    10Y美债利率的回落,可能与来自日本、欧洲等的资金大幅增加美债配置相关。


  2021年以来,伴随10Y美债利率大幅上行,10Y美德、美日利差分别从150bp、89.5bp,大幅走扩至200bp、160bp以上。


  “丰厚”的利差,不断吸引着日本、欧洲的资金增加美债配置。


  以日本为例,4月第1周,日本购买的外债(主要为美债)规模达到157亿美元,创2020年11月以来新高。


    10Y美债利率的回落,还与强生、阿斯利康等疫苗先后被暂停使用,引发市场担忧美国及全球经济的修复前景有关。


  3月底以来,阿斯利康疫苗因被质疑会导致接种人出现血栓,陆续遭到德国、意大利等10余个国家停用或限制使用。


  同为腺病毒载体疫苗的强生疫苗,也因为存在加大接种者出现血栓的风险,于4月13日,被美国CDC宣布暂停使用。


  两款疫苗先后“出问题”,让市场担忧美国及全球经济的修复前景。


  从10Y美债利率的分时走势来看,在阿斯利康、强生疫苗被宣布暂停使用后,都出现了明显回落。


    10Y美债利率回落,受到美国制裁俄罗斯等地缘政治事件的“推波助澜”。


  4月15日,刚刚结束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的美国总统拜登,突然宣布将对32家俄罗斯实体与个人实施制裁、驱逐10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决定从6月14日起禁止美国金融机构购买俄罗斯国债。


  面对美方的强硬措施,俄罗斯随后表示将坚决回击。


  在美、俄地缘冲突加剧后,避险情绪推动10Y美债利率由1.62%快速回落至1.53%。


   长期利率下降是利好  与最近机构“抱团股”卷土重来相应的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是在今年3月下旬迎来了重新升值的趋势。


    数据显示,就在最近几日,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连续多日贬值,并持续创出阶段性新低。


    西南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朱斌5月31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最近机构“抱团股”重拾升势与人民币汇率近期持续升值不无关系。


    对于宁德时代5月31日市值突破万亿元,朱斌认为,还与今年二季度新能源车行业的业绩表现可能会比较好有关。


    对于近期“抱团股”的市场表现,上海金舆资产基金经理赵彤向记者表示,近期人民币兑美元连续升值,外资有持续流入的情况,而大部分外资流入国内,都会去配置中国国债进行套利。


  他进一步指出,如果买长期国债的套利资金多了,国内的长期利率市场水位就会下降,而长期利率下降则利好机构“抱团股”,因为这类个股的波动与利率的敏感度很高。


  “最近,‘抱团股’的上涨不是基本面改善导致的,也不是流动性放松导致的,而是利率水平下降导致的。


  ”  据Wind资讯统计,自今年3月中下旬以来,国内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行,而上周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一度下行至3.06%,创2020年9月以来新低。


    与此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期市场对流动性阶段性不会收紧也抱有预期。


  5月30日,某大型券商首席经济学家在一场活动中预计,至少在今年7月以前,流动性将不会收紧,而之后流动性收紧的概率也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