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irtymilf


  如果两人真心相爱,步入婚姻殿堂只是早晚的问题。


  但是如果只是一时冲动闯入围墙,那么将来困苦的不只是双方而已。


    雅雅,一个公司的白领女,本来有段短暂的婚姻,后来竟然和闺蜜的老公相爱,而闺蜜却还闷在鼓中,虽然他们早已不再相爱。


    我也不知该如何描述眼下的生活状态———26岁了,曾有过一段法律意义上的婚姻,眼下拥有一个无法见光的恋人,我从心底里渴望结婚,却压根没勇气面对。


  这些年来在感情上,我似乎一直都在走悖运。


    在认识波以前,我一向独立生活。


  大学毕业那天,我把所有行李径直搬到了自己租下的小房子里,从那以后的几年中,我的小家搬了好多回,但从来都是一个人的空间。


  我有不少朋友,经常一起逛街、泡吧,但几乎从没人受邀去过我那里。


  直到与波在一起后,我彻底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波是我现在的男友,说他无法见光,是由于他曾是我最要好朋友娜的丈夫,虽然他俩离婚已近1年,可我仍然没有勇气与他结婚。


    (公平一点说,我应该不是这段婚姻的第三者,因为即使没有我,他俩早晚也要离婚的。


  但是……雅雅顿了好久不说话,一连变换了好几个坐姿,脸上的表情这才稍显平静,毕竟娜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她至今也不知道波与我之间的关系,叫我怎么忍心将来把(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喜帖发给她?)  QQ聊天,我与波心照不宣  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男友是捷,那时我俩是同事。


  刚毕业的女孩总会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由于公司禁止内部发展,捷偷偷追了我4个月,我却始终没太拿他当回事。


  终于有一天,捷突然向公司提出辞职,从老板办公室走出来的那一刻,捷竟然对着办公室所有人大声说道:我喜欢雅雅,辞职就是为了能正大光明地追到她!话音未落,同事们鼓掌、尖叫、吹口哨,我彻底被捷感动了。


  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其实那会儿我就已经认识波了,他与娜从大学就开始谈恋爱,毕业后就住在一起,俨然已是老夫老妻的样子。


  捷的加入令我们刚好成局,4人隔三岔五就在一起吃饭、打牌、郊游。


  起初,我和波之间并无任何异样,只是娜时常会发小脾气,责怪波不够爱她、不肯煲电话粥、不主动约她出去、不会买礼物哄她开心。


  每逢这种时候,我总是充当和事佬,劝慰娜说:这样的男孩才有个性。


  我当然偶尔也向娜抱怨,捷实在太黏,令我毫无自由可言,远不如波那么成熟、独立。


  末了,我与娜总是互相笑话说,这山望着那山高,要不咱俩就换一个吧。


    小女生的这种玩笑,自然谁都不会放在心上,我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像我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波也许真的更适合我。


  很多时间里我喜欢独处,或者与其他朋友在一起,可捷似乎永远都紧追不舍,永远都有无止境的追问以及问候电话。


  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2000年秋天的一个周末,为了躲避捷的纠缠,我关掉手机躲在公司上网。


  打开QQ,发现娜也在线上,便随手发了条信息过去,兴奋地诉说自己如何逃亡成功。


  娜很快回信过来,奇怪的是,她竟然大力赞赏我的行为,还连呼值得效仿———直觉告诉我,QQ那头一定是波!不知为什么,我根本没有戳穿波。


  我俩竟聊得格外投机,起先,波还很刻意地伪装女孩说话的语气,不时来句呵呵或是贴上个笑脸,但渐渐地,他居然也大胆起来,说起你们女人……之类的话。


  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就这样,我俩心照不宣地从下午两点聊到晚上9点,直到打字打得双手酸软,却谁都没说破。


  断网前,我打了拜拜,记得删除聊天记录……这几个字,QQ那边好久没有回音。


  整整5分钟,我俩谁都没断线,却谁都不肯再说一个字……5分钟后,我突然起身直接关了电脑主机。


    (那天真是巧合,娜也在公司加班,有份文件忘在家里的电脑里,她让波通过她的QQ账号发E-mail到公司。


  波就那么上了短短5分钟的网,居然就碰上我了!这当然也算缘分!说话时,雅雅不停地张望四周,那天,玫瑰花自然是随处可见,雅雅的眼光没放过任何一束鲜花。


  )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结婚27天,我与捷天天吵架  我仍坚持每周只与捷见两次面,其中一次我会住到他家,但其余时间必须完全属于我自己。


  但从那以后,我们4人在一起的时间却明显减少了,娜每次给我打电话,我都推说公司加班。


  我一连好久都不用QQ,就连娜在QQ上给我留言,我也只当没看见。


    波偶尔会给我打电话,奇怪的是,现实中听到彼此的声音,反而会让我俩变得无话可说,却又舍不得挂电话。


  常常是互相问候一句你好吗?然后便不作声。


  惟独有一次,波的公司在昆明开年会,也许因为喝多了,那天凌晨他居然给我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他已经有些大舌头了,木愣愣地就说: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然后就像平常一样,我俩很久都不说话,我捧着手机,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2001年夏天,捷开始催促我结婚,我犹豫着不肯答应,他便每天准时送花到公司,弄得我成了全公司的话题,尴尬不已。


  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我们两对恋人还是先后结婚了,那年圣诞节,娜和波举行婚礼,是捷和我当的伴郎伴娘。


  婚礼那天我喝了不少,有些是主动要求的,娜连称我这个伴娘当得称职,只有我自己明白———我分明是有心要醉一回!因为那一整天,波的目光几乎没有投入到我这里,我只能拼命借酒让自己死心。


    我与捷领结婚证是在一个月以后,是我突然答应捷的,也许受了他们的感染吧。


  领到结婚证那天晚上,捷特意叫上了娜和波一起庆祝,4人同时举杯的一霎那,我突然想起了婚礼那天的情景,心里不是滋味。


    因为匆忙,我和捷根本没来得及买房,为了避免与他父母住在一起,我只好答应让捷搬进我家。


  从他搬过来到最后离婚,只有短短27天,而在这27天里,我俩几乎天天吵架。


    (我们结婚的那一个月,我居然从没将钥匙交给过捷,我不下班,他就只能在街上闲逛。


  说到这里,雅雅突然笑了起来,问冬尔是不是很过分,当初答应结婚,也许是被捷的鲜花攻势打倒了,但我很快就发现,我俩真的不合适。


  )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离婚以后,我们瞒着娜在杭州散心  突然住在一起,我连下班后那点可怜的自由时间都被剥夺了。


  有了丈夫的身份,捷自然觉得可以变本加厉地照顾我———我看电视他就陪在旁边,哪怕再无聊的电视剧,他也露出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上网,他每隔10分钟必定端水或者送水果过来,然后站在一旁不肯离开……我说什么都不愿意与他共用一台电脑,只好把公司的笔记本电脑搬回家,还不放心地设了两重密码。


    我无法忍受24小时的监控,从他搬来的第二天起,我俩每天吵架,最终,连好脾气的捷都忍无可忍。


  当他终于答应离婚的那天,捷几乎是咆哮着对我说:你这种女人,这辈子嫁不出去了!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2002年春节后,我终于结束了短暂的婚姻,重新回复到单身生活———这让我如释重负。


  记得离婚那天,娜特意请假陪了我一整天,当时她的表情看起来比我忧伤得多,连声问我:像你这样,将来怎么办?不知怎么了,原本心情轻松的我突然又想到了波。


    那个周末,娜非要拽我出去散心,他与波刚买了辆新车,说要陪我去江浙一带逛逛。


  也许又是缘分降临,临到约定那天,娜突然被公司叫去加班,出游计划只得取消。


  中午时分,我正在家里百无聊赖地看电视,波突然打来电话说:还是出去吧,就我俩!结婚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打电话给我,我的心突然一动,竟然答应了。


  我竟然爱上了闺蜜的老公(4/4)  那天,波一直将车开到了杭州西湖边上。


  一路上,我俩照例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听歌,一盘接着一盘。


  站在西湖边上,波突然轻轻抓起我的手,说:我真的很喜欢你……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回上海,在宾馆里,当我走进卫生间洗澡时,隐约听见波在打电话:我跟朋友在酒吧,他们非要拉我打通宵牌!  回到上海以后,我第一次给别人配了自家的钥匙。


  波总会在下班后来我这里,有时即使我不在家,他也会独自坐一会儿。


  回家时只要闻到淡淡的烟味,我就知道他来过———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既独立又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我很理解波,他当然也需要有个避难所,以逃避娜无休止的作。


  也同样是为了他,我开始主动给他打电话,以便根据他的时间来安排我的休假、作息,以及与其他朋友的约会———这一次,我心甘情愿地放弃了所有的生活原则。


    从那时起,波好几次向我提起过和娜离婚,这个问题让我根本无法回答。


  每次我都只是淡淡地说:随便,只要不是为了我!去年10月,他俩终于还是离婚了,可笑的是,离婚那天,娜非让我陪她一起去,我只好硬着头皮陪着满脸泪水的娜。


    从去年10月开始,我与波一直生活在一起,彻底放弃了以前最看重的自由。


  其实所有这些放弃,我倒也都觉得心甘情愿,因为波毕竟是真心爱我的,而且自从他离婚以后,我俩的恋情似乎也发展得相当不错。


  但是,我仍不肯公开地将他作为我的男友,哪怕在父母和要好朋友面前,我仍然是个独身女子———即使是在情人节这样的日子,我也执意不让波送花,更不让他来公司接我下班。


    娜还是经常打电话给我,每次都惺惺相惜地说:我们这两个女人……她至今都不知道我与波的关系。


  说真的,我想和波结婚,但只要每次与娜联络过,这个念头便会极大地动摇起来。


    现在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办,继续隐瞒显然不大可能,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娜。


   看到最后一题后,韩蕊彻底傻眼了,也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那种羞。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因为老师在作业上布置的是,让每个学生都拍摄一幅关于异性那里的照片。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韩蕊都羞疯了,她上哪去弄那种照片啊,难不成去网上截图?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其实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她都没接触过成年男性的那里,这会儿竟然要拍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单纯的在脑海中想想,韩蕊都觉得心里羞臊的厉害。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不过这毕竟是老师布置的功课,所以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必须要做。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况且她是医学院的学生,见到人体是很正常的,所以老师的行为根本不过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是真要说出口去拍老张那里,这、这……这让韩蕊怎么说出口嘛!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竟然主动要求拍人老张那里,简直尴尬死个人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见韩蕊在那连尴尬带羞涩的,老张十分好奇,连大小和能做多久都问了,还有啥可问不出口的,于是他就直接凑上前,把韩蕊的手机要过来看了一眼。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一眼过后,他总算明白韩蕊为什么不肯定开口了,这事让他都觉得有些尴尬。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过尴尬之余,隐隐还有些个难以抑制的小兴奋。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刚才韩蕊不信他怀疑他的能力还有大小,眼下不就是个间接证明的好机会吗?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所以打着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的幌子,老张成功劝服了自己。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站起身来说道:既然已经帮忙了,那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样,你拍吧,反正就是张照片而已,将来你从医肯定也会见到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到时候你总不能因为看到了男人的那里,你就不救人了,躲起来让病人等死。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身为医生,这就是你的职责,哪怕再羞人也得坚持下去!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在老张说完这些后,韩蕊冷静的想了一想,好像还真是。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今天拍照片她可以羞赧,那以后呢,难道以后面对需要救治的病人时,她依旧羞赧吗?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从这点上,她好像也了解到了老师的用意,老师是想让她们磨练自己,应对羞涩!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心中想明白了,韩蕊也就深吸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好的老张,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征服自我的!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话说完,韩蕊就走到老张身前,伸出白皙小手握住了老张的裤腰往下褪。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动手的事情还是我来吧,我要战胜我自己!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听起来是挺带劲儿的,可是真当要褪掉老张裤子的时候,韩蕊却是紧张的娇息急促。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毕竟是她头一次见那男人那里,而且还要拍照,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是在紧张之余,她隐隐的还有些许好奇感,好奇成年男人的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时候的老张则满心的兴奋,他没有套路韩蕊,一切都只是韩蕊自己愿意而已。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所以他要给韩蕊看看,在满足韩蕊好奇心的同时,也证明自己在那方面的强力。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因而在随后,裤子就被韩蕊那只小手给一点一点的褪掉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在褪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韩蕊也终于渐渐欣赏到了那让她本能感觉到觊觎的存在。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好慌,一双玉腿更是不停的磨蹭着,这全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因为她知道,眼下老张露出的那东西,是放在她身子里面用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且用起来的话,一定会让她感觉(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到会有种特别的滋味。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是以现在这种没有崛起的状态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韩蕊羞声说道:老张,你让它起来好不好,我想看看它起来的话,到底是什么样的……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起来的话能是种什么样子,当然是暴躁的、狰狞的,只不过这点韩蕊显然没有见过。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张倒是有心让她见识一下,只是这玩意儿不受到什么诱惑,显然是不会撅起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所以他是否愿意,跟那玩意儿是否崛起完全关系。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努力了几次终究也没有成功后,老张赧然的说道:不是我不同意,只是它得受刺激啊!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韩蕊听到这话,脑海中也回想起了曾经学的知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确实,想要见到老张那里的崛起,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刺激,老张没有在说谎。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是,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大姑娘,怎么才能让老张那里崛起呢?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想起这点,也就不自禁的想起之前是怎么让老张拿‘伸缩棍&quo;跟戳到胸前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韩蕊意识到,自己的胸前,好像就可以刺激到老张,让老张崛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是自己一个大姑娘,连正儿八经的男朋友都没有接触过,怎么好意思让老张玩弄她那儿。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可不那样的话,又没法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毕竟老师是让她们拍摄那种崛起照片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思来想去的,韩蕊心里也没个答案,整个人都显得特别纠结,红润着脸蛋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既想完成作业,又不想让老张玩弄自己胸前,所以韩蕊急道:老张,你想想办法嘛,怎么才能刺激到它,让它赶紧崛起?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张也挺苦恼的,不受刺激,怎么可能崛起呢?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于是在韩蕊的再三催促下,他也着急了,你亲它,你亲它它就被唤醒崛起了吧!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韩蕊大羞,亲老张的那里,她怎么可能做得到,那不是亲吻别的地方。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且如果真要亲的话,这可算是她的初吻。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以后闺蜜问起她的初吻她怎么说,难不成就说初吻给了几把?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于是下一刻,韩蕊在嗔瞪了老张一眼后,主动伸出了白皙小手。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心里已经有办法了,已经亲吻的刺激可以,那么动手的刺激一样也可以。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所以紧随其后的,她那只白皙小手,就撩向了老张的身下。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虽然也很羞人,但这比动嘴巴亲吻,让老王玩弄她胸前,都要简单且容易接受的多。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同时她也在心里劝慰着自己,这只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而已。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望着韩蕊那只羞答答的小手慢慢伸过来,老张的情绪也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激动。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竟然要被韩蕊这样的小姑娘给帮忙,真是过瘾呐,要是能亲亲她那俩大那个,就更好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此时此刻,在韩蕊那具娇媚胴体的诱惑下,老张已经没有了理智,有的只是无限的欲望,他现在只想从韩蕊身上得到更多的满足,如果能够狠狠攮进去,享受韩蕊的娇媚,那就更好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理智?去特么的理智吧,现在只有欲望,没有理智!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韩蕊的白皙小手离他那越来越近,韩蕊自身也是挺紧张的,以至于娇息格外急促。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毕竟是头一次接触这种东西,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不过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完成作业,还是因为内心深处那种本能的好奇,她终究还是没有停下手,一路往老张身下摸去,往那个让她感觉到慌乱却又殷切希冀的地方摸去。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终于,她敏感的指尖,碰触上了那令她感觉到烫手的存在……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那种火热的碰触感,让韩蕊心中羞慌到了极致,这可是她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老张又何尝不是第一次,他可是第一次被韩蕊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碰到那儿,而且韩蕊还那么漂亮那么迷人,像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样,直让他有种为起开苞的冲动。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不过就在这种激情艳旖的时候,突然,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原本还想将小手完全触碰在老张那里的韩蕊,听到声音赶紧把小手给撤走,更是红着脸急促进屋。


  老张也是着急忙慌的一把提上了裤子,那感觉就跟偷东西差点被主人发现似的。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都不用商议,推门而入的人肯定是老韩。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进门的正是老韩。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韩也是不辜负老张的信任,手里拎着一包种子,这显然是又要在院子里鼓捣东西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为掩饰心中的慌乱,老张赶紧主动开口,你又准备鼓捣些什么?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见老张在家,老韩嘿嘿笑着,好东西,等明年长出来你就知道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所谓的好东西,可能也就是在老韩眼里吧,毕竟上次他说好东西,长出来的是冬瓜。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所以他口中的好东西,跟通常意义上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儿。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张倒也不是真的关注老韩种什么,他就是转移话题掩饰心慌而已。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会儿稍稍好些了,于是他也就提起了来意,问了老韩生物科技公司的事情。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当他问出口后,老韩胸脯拍的砰砰响,没问题,包在我身上!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韩就是仗义,甭管什么事,先把胸脯拍了再说,这点老张都了解多少年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后老韩在免提打电话的时候,老张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电话里老韩那个亲戚表示,这事是个大好事,赚钱的大机会,但是干不了,没有那么大的资金去研发,也没有相关的科研团队,就好比九十多岁的老头儿面对十八岁的小姑娘,有心无力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听到通话内容,老张心里稍稍有些小郁闷,不过也没怎么正经当个心结。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现在的心结只一个,那就是想办法将亡妻的研究成果继续下去,还必须是亡妻的名字。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关于这点,是绝对绝对要做到的,而且是想尽一切办法做到。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是他唯一能为亡妻做到的事情了,就冲那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他也不可能让亡妻的研究成果跟心血,变成他人的头顶上的花冠,绝对不可能。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跟老韩聊过这些后,老张就收拾下准备走人了。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韩挽留道:都快中午了,留下喝点呗!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张挥了挥手,开着车呢喝啥喝,本来年纪大了反应就慢点,喝完了再开车那不祸害人呢么!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拒绝了老韩喝酒的提议,老张就往大门口走去。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不过就在快到门口时,突然韩蕊的声音响起,老张,等等我,刚好带我进城!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突然响起的喊话声让老张微愣,不明白韩蕊到底是真进城还是假进城。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没准,是想借着这个由头跟他上车,然后好拍他身下的照片,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心里这么惦记着,眼神中也就有了期待。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尤其是进屋换了身衣服后的韩蕊,更是让老张眼前一亮。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吊带裙,黑丝袜,除了青春烂漫的张扬外,还有让人迷离的性感。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单就那双裹在超薄黑丝袜里的性感玉腿,就让老张忍不住的暗吞唾沫。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要是稍后再车里把那双玉腿给掰开,然后把嘴巴凑到中间去狠狠吃一口,该有多爽……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心里怀着旖旎,老张也就上了车,随后韩蕊也坐在了副驾驶上。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挥手跟车外的老韩告别,然后老张就开车往城里赶去。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路上的时候,韩蕊跟同学通着电话,似乎还真要去跟同学聚会,并没有继续作业的意思,这让老张心中难免有些小遗憾。


  不过也还好了,省的自己对老友的孙女犯错误。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深吸口气,老张不再多想,一门心思往城里开车。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打完电话后的韩蕊也坐在车上闷声沉默了,时不时的会偷偷窥视老张两眼。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Hl4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