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 結衣 中文


  调查研究显示男人外遇与女人外遇很不同,若说女人的外遇是唯心主义,那么男人的外遇就是唯物主义,目的是解解压,放松一下,完全是为了得到释放的感觉。


  因此,男人的外遇不会放太多的感情上去。


    那男人为什么会外遇?外遇的原因是什么?外遇后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男人在什么情况下最容易外遇?婚姻顾问纽曼关于男性出轨的研究发现大多数答案都来自妻子们的观点。


  女人自身的想法和男人一样吗?为了证实,研究直接调查男人,也许是更直接的答案。


  研究包括有外遇和没外遇的男人,以找到男人出轨的真正原因。


    一、48%男人认为感情上得不到满足,是他们出轨的首要原因  男人外遇都是为了性,这一说法该打住了,只有8%的男人说欲求不满是他们出轨的主要原因。


  我们的文化总是认为,男人用下半身说话。


  但其实男人也是一种感情动物,他们希望自己得到妻子的赞赏,也想要女人们明白他们为了做好一切而付出的努力。


  问题在于,男人不像女人,他们很少说出这些感受,所以当你的丈夫需要得到一点肯定的时候,你也许未必能察觉到。


  而且许多男人认为要求别人的安慰有损男子气概,因此他们的情感需要常常被忽略。


  所以女人可以养成一种在婚姻中互相赞赏、体贴的习惯,一旦女人做到了,男人通常都会配合。


  婚恋心理:男人外遇的真相大揭秘(2/2)  二、出轨的男人中,77%拥有一个同样有外遇的好朋友  与那些会外遇的朋友混在一起,会使男人觉得这种不忠是一件正常、顺理成章的事。


  他的潜意识告诉自己:我的朋友是个好人,只是碰巧背叛了他老婆,大概再好男人也难免出轨。


  所以女人虽然很难禁止丈夫与馋嘴先生来往,但可以建议他们去一些诱惑较少的地方消磨时间,比如去做运动、去餐馆吃饭而不是去酒吧或舞厅。


  另一种策略是跟那些和你价值观相近的幸福家庭交朋友,建立社交圈,并带丈夫经常去与对方交流,这将创造出一种保护婚姻的环境。


    三、出轨的男人中,只有12%的人认为情妇的身体比自己妻子的更具吸引力  换言之,一个男人并不太会为了从一个更漂亮的女人那儿得到更好的性爱而出轨。


  多数情况下,男人外遇是为了填补情感上的空虚。


  如果你担心他不忠,那你应该集中精力使你们的关系更加甜蜜亲近,而不是只在意彼此身体上是否满足、性生活够不够新鲜。


  (但女人也需明白性生活的重要性——这是丈夫表达对你亲密和爱的重要途径,性是爱情甜蜜的基础,但非唯一。


  婚恋心理:男人外遇的真相大揭秘(2/2)  四、40%出轨的男人是在工作中结识另一个女人  通常,男人外遇的对象是办公室里欣赏他、尊敬他、对他的努力赞不绝口的女人。


  所以女人在家要让男人感到有价值。


  如果他过多的赞赏或提及一个女同事,远多于他提到的男同事,那就要留意自己的丈夫,与他一起界定下有关同事交往尺度的问题。


  还可以转折的问如果自己和男同事也这样,他会有何感觉?而不是和对方大吵大闹。


    所以即使当你敏感的发现自己的丈夫迹象可疑,不要去质问他,因为他的答案一定是否认,甚至声称他想都没想过要外遇。


  你能做的是管好你能控制的东西——你自己的行为——带领你们的婚姻走向更好的境地。


    赞赏他时不要犹豫、优先考虑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在性生活中更主动些。


  给他一个把你放在第一(草船借箭的故事)位的理由。


  坦诚的告诉他,你关于你们婚姻的感受(再次提醒,千万别提起另一个人。


  )试着告诉他:关于我们的关系,我觉得我们的正在失去一些重要的东西,但我不想它们就此消失。


  同时,坚持密切注意你们的关系,去做那些能够保持好这段关系的事情。


  婚恋心理:男人外遇的真相大揭秘(2/2)  所以说,要防止男人外遇,女人自身要做的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婚姻的学问是值得一辈子去精研的,你爱护它,它才会给你一个幸福的家庭。


   沈老太从善如流,点了沈含雪的名字。


  “奶奶,我去。


  ”沈含雪应道。


  她明白自己没有选择权。


  “答应的干脆,你可别背地里偷懒啊。


  ”见目的得逞,沈东林得意一笑:“不然咱们沈家丢了机会,你可担不起责任!”“我看要不派两个助理跟着她?省得她不当回事。


  ”“有道理,毕竟她办事不靠谱得很。


  ”亲戚们自顾自议论起来,丝毫不在意沈含雪愈发难看的脸色。


  “行了,那就这么办吧。


  东林,你去营销部抽两个人。


  ”沈老太看向沈含雪:“有人跟着也是好事,免得你太辛苦。


  ”这哪是怕她累着,分明就是派人监视她吧!沈含雪攥紧拳头,明明流着沈家的血,跟其他人一样坐在会议室,可她却始终被当做随便使唤的外人!“我一定会谈好跟为水地产的合作,你们等着看吧!”想起叶沧海的短信,沈含雪一冲动,张口大声说道。


  话音落下,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三秒之后,人们哄堂大笑,像是听了多大的笑话似的。


  “沈含雪,你没事儿吧?受刺激了?”“我以前只当她办事没规矩,原来是脑子不太好。


  ”“吹,继续吹,到现在没半点进展的生意,你说谈就谈?”原本沈东林正想跟众人一起奚落沈含雪,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可是她自己往枪口上撞,何不借此机会彻底把沈含雪一家从沈家赶出去?也省得将来有一天分家产,多一个碍事的!“好啊沈含雪,既然你这么自信,不如跟我打个赌吧。


  ”逼视着角落里的女人,沈东林缓缓道:“倘若你办到了,我自愿给你当助理,鞍前马后端茶倒水。


  可如果你办不到,现在的承诺就是欺骗,沈家可容不下信口开河的骗子!”“老板,给我拿包烟。


  ”“你来的一直都很准时。


  ”沈家集团对面的一个小超市里,超市的老板盯着叶沧海叹了口气。


  从3年之前的一天开始,眼前的这个小伙子会准时来他这里。


  3年以来,一直如此,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


  起初老板感觉很奇怪,但后来他发现了一件事,每次沈含雪离开集团之后,这个小伙子同样会跟着离开。


  至于叶沧海的身份,他有了一个粗略的猜测,但是没有说出来。


  毕竟谁家都第有自己的不容易,这个沈家的赘婿,更是整个江城都知道一个废物。


  也许……这个年轻人不愿意让其他人了解自己是什么身份吧。


  “在家也没事干。


  ”叶沧海笑了笑。


  这个小超市的老板看着已经步入了中年,他十分佩服叶沧海的坚持。


  在过去的3年里,他一直都在4:30出现,一直这样保护着沈含雪。


  “准备什么时候去接你媳妇?一直这样看着,这可不行啊。


  ”由于店里没有顾客,店主跟叶沧海说起话来。


  叶沧海看着沈家集团的大门,然后笑了笑:“还没到下班时间。


  ”“哥们,老哥我有一句话,不晓得可不可以说?”这个老板说道。


  “可以啊。


  ”“在我看来,你根本不像一个平常人,为什么入赘这个沈家呢?”即便虽然老板不是什么火眼金睛,不过,在这里呆着了也很久了,整天不知道和多少人打交道,在这个老板的眼里,叶沧海跟其他人不一样,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不过,这个老板一直觉得这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江城的废物啊。


  “我有身上血肉,还不是什么三头六臂,也是知道吃喝的人,肯定是平常人。


  ”叶沧海说道。


  “你清楚我的话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这个老板迟疑了一会儿接着说:“如果换做是我不得不忍受这些风言风语,估计我特么现在都不知崩溃多久了!”崩溃?叶沧海笑了,自己被家族当成一个废物给抛弃了,然后入赘沈家,沈含雪一点怨言都没说,自己怎么可能说什么。


  在其他人的眼里,叶沧海是在被别人羞辱。


  不过,在叶沧海的眼里,沈含雪比自己要受到更多的羞辱。


  “和她比起来,我所受的苦算不了什么。


  ”叶沧海说道。


  这个老板无奈的叹口气,然后就没有继续开口了。


  沈含雪完成工作下班后,叶沧海像平时一样和这个老板道别,然后开着自己小电车直接离开了。


  沈含雪站在集团的前面看着叶沧海消失。


  3年以来,叶沧海每天都在等沈含雪下班。


  沈含雪也是直到叶沧海走之后才上车。


  等沈含雪回到家之后,当沈振华告诉孙玫今天开会所发生的一些事之后,孙玫感觉就和疯了差不多。


  “沈含雪,你脑子有病吧?你知不知道,万一咱们让沈家给扫地出门了,咱们将来就没办法活了啊!”“难道你不知道沈东林是有意来激怒你的吗?这个家伙是什么心思,别说你不知道?”“这个家伙不想让咱们家拿沈家的钱。


  ”沈含雪平静地说道。


  孙玫听到这些,她的脸色直接就变了,然后喊道:“你自己都很清楚,怎么还会答应?那些家伙都没办法完成的事,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完成?”沈含雪现在心里面十分复杂,自己刚刚选择了相信叶沧海,不过,她并不清楚这次是对的还是错的。


  即便自己家在集团里面的地位非常低,不过,要是奶奶去世了的话,无论如何也可以拿到遗产。


  如果被沈家扫地出门,那真的全部都玩完了。


  相信叶沧海,以未来的命运来赌一把……这个代价可是非常高的!但话已出口,怎么能收回来呢?“妈妈,我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不信任我呢?”沈含雪说道。


  孙玫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愤怒地说:“我为什么要信任你?沈家的所有人都去了,全部都没有成功,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为什么?沈含雪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同意这个事,就是因为叶沧海发给自己的消息。


  这时叶沧海也回家了,走到沈含雪跟前对孙玫说:“妈妈,您怎么说都得信任自己的女儿,含雪绝对可以成功的。


  ”孙玫不耐烦地看着叶沧海,然后用冷冰冰的声音说:“这件事与你无关,如果你没有入赘在我们家,就凭含雪的长相,绝对可以嫁进一个富裕的家庭,但是,都被你这个家伙给破坏了,你没有资格在这里插嘴!”叶沧海没有说话,转身走向了厨房,准备做饭了。


  “叶沧海,我可以信任你吗?”沈含雪忽然对叶沧海问道。


  叶沧海转过头,微笑着说:“可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孙玫见他们两个之间有点不对劲,立即问(名人哲理故事)沈含雪,心想着难道是这个混账东西,让沈含雪同意的?“你先别走,给我说明白了,你和这件事牵连在一起了?你让含雪同意的?”孙玫向叶沧海问道。


  沈含雪知道,要是孙玫了解了自己收到短信这个事,她绝对会让叶沧海感到不舒服,都可能将叶沧海扫地出门。


  “妈妈,这个决定是我自己做的,这事与他无关。


  ”沈含雪说。


  “和他无关?含雪,你是不是让他给迷住了!你居然相信这个废物的话,你疯了!”孙玫抓着沈含雪的肩,因为有点激动,她用力的抓着沈含雪的肩膀,很疼。


  看着沈含雪有点吃痛的神情,叶沧海脸色沉了下来,他直接用力抓起孙玫的手,一脸冷色说道:“含雪可不可以完成,到了明天一切结果都出来了。


  你怎么就不能信任她一次呢?”孙玫非常生气,这里有你叶沧海说话的份吗?“放手,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孙玫说。


  叶沧海冷冷地盯着孙玫,在是叶沧海在沈家头一次展现自己的强势。


  盯着叶沧海的目光,孙玫忽然有点心虚,这个家伙的眼神太凶了,就跟准备弄死她似的。


  沈振华感到有点不对头,连忙上前缓和气氛说:“好了,都先放手!现在话都说出来了,即便我们再说什么也都晚了。


  目前咱们来合计一下,如何让含雪做好这个事儿。


  ”孙玫松开沈含雪的肩膀后,叶沧海同样松开了手,对沈含雪说:“我要做饭了。


  ”孙玫揉着自己被叶沧海抓过的地方,恶毒地说:“早晚有一天,我绝对会将你这个混混赶出这里,窝囊废的玩意!”晚餐时,孙玫不在餐桌上,沈振华在餐桌上大谈为水房产,因为他担心如果沈含雪明天万一没有完成,沈东林跟沈家的那些人,肯定饶不了他们家,万一他们家真的让沈家给赶走了,那一切就全完了。


  吃完饭以后,叶沧海洗了个澡,返回他们的卧室,看到沈含雪坐在床上,安静地看着他。


  叶沧海往地铺上一躺,对沈含雪说:“为水房产,是我一个同学创办的。


  ”“哦。


  ”沈含雪简单地回了一句,就不说话了。


  他们的卧室里非常安静,转眼是3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变化。


  不过,现在沈含雪的心情很奇妙。


  尤其是刚刚叶沧海抓着孙玫的手,他的表情又是一副沈含雪从未见过的样子。


  “从明天开始,不要在集团外面的小卖店里等我了。


  ”沈含雪忽然说道。


  叶沧海顿了顿,沈含雪已经知道了?他有点惊讶,不过没说什么。


  “好。


  ”沈含雪现在是背对着叶沧海,正在咬着自己的嘴唇,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起了涟漪。


  自己总是觉得她能够非常轻松地跟叶沧海离婚,但当孙玫昨天给自己说这个事时,自己才知道她不能。


  眼前的这个家伙,无论他多么软弱无能,不过,他也已经在自己的身边三年了。


  无论外面对这个家伙地那些话有多难听,无论自己是用多冷漠地态度面对这个家伙,他总是在自己的身边,一脸灿烂的微笑。


  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沈含雪不是什么狠心的人,不仅如此,她目前也已经意识到,她也已经习惯这个家伙在自己的身边。


  “以后直接去集团大门口,接我。


  ”听到她的话,叶沧海浑身一颤,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


  他在黑暗中盯着着沈含雪的身影,表情逐渐从难以置信,变成了幸福。


  沈含雪看不到叶沧海的表情,但是一直没有听见叶沧海回话,便想着他可能不想去,就有些恼羞成怒地说:“如果你不想去,就当我没说过算了!”叶沧海直接坐起身来。


  他一脸激动地说:“想,我想去!”感受着叶沧海的激动,沈含雪两行晶莹的泪珠掉了下来,原来这个家伙是这么的容易满足。


  “这三年……很抱歉。


  ”——翌日。


  沈东林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到了某个人打来的电话。


  “哈哈哈哈!!!!”他爆发出一阵大笑,他笑死了,他要笑哭了。


  沈家的那几个和他一辈的人同样在这里,瞧着着沈东林,都是一脸莫名其妙。


  “东林,到底怎么了,你在笑什么啊?”“你一直在那笑,也给我们讲讲吧。


  ”“难道沈含雪临阵退缩了吗?”沈东林捂着自己的肚子说:“哈哈哈哈哈,该死,老子笑到肚子疼,沈含雪果然是个傻子!”“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沈家的那几个人,现在也都挺好奇的。


  “沈含雪这个疯女人,她让叶沧海开着一辆电瓶车,把她送到为水房产里去了!哈哈哈哈,这女人是不是傻了?”沈东林笑着说道。


  等沈东林说完这些话,那几个人也全部都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个都笑的眼泪快流出来了。


  “哈哈,这个沈含雪跟个破落户似的去找人家?为水房产肯定不会理她的!”“我觉得沈含雪估计是自暴自弃了!说起来也难怪,我们都没法和人家谈成,她沈含雪是谁,就以为自己能谈成,做梦!”“东林,你的这个手段确实非常的妙啊,这次沈含雪绝对要被骂死了,肯定会被赶出沈家的,等到老太太没了,分钱的时候,他们家肯定就没办法拿到了。


  ”他们几个上下一致,全部都觉得沈含雪绝对没办法完成这个任务。


  这几个现在都等着看沈含雪的笑话了。


  “如果她食言的话要怎么办?”其中一个人有点担忧地问。


  沈东林一脸冷笑,终于找到了可以将沈含雪踢出沈家的机会,他怎么会给沈含雪后路呢?“别担心,我能把她从沈家中踢出来,回头你们几个站在我这边就好了。


  ”沈东林说道。


  “放心,肯定站在你这一边。


  ”“沈含雪已经让咱们沈家蒙羞了很多,这次咱们将她赶了出去之后,我们不会再被外人嘲笑了。


  ”“是的,叶沧海那个垃圾,多次让咱们家蒙羞,这一下终于能够远离这个窝囊废了!”为水房产。


  叶沧海把车放好,看了看浑身僵硬,很紧张的沈含雪,便笑了笑说:“别担心,昨天我都跟同学商量好了,你去了签一下合同就行了。


  ”沈含雪对于叶沧海同学并没问那么多,再加上,这一次和沈家抢这个生意的人非常多,沈家没有一丝优势,仅仅依靠同学之间的友谊,就可以得到这单生意超级大的生意吗?“你那个同学,不会和你开玩笑的吧。


  ”沈含雪抿了抿唇,说。


  “肯定不是了,我们俩关系特好,就是铁哥们。


  ”叶沧海回答道。


  看到叶沧海看起来非常有信心,沈含雪也打起了精神。


  昨天晚上两人之间的谈话,即便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没有迅速上升,不过,很多隔阂都被消除了,沈含雪也明白,无论自己的心态如何,这件事她都是会面对的。


  进入公司只,没等沈含雪说话,公司前台地职员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对不起,您是沈小姐吗?”专业着装,高个子的女人脸上带着专业的微笑,客气的说道。


  沈含雪有点受宠若惊地回答:“是的,我是。


  ”“那请您和我一起来。


  ”沈含雪跟着这个职员,乘坐电梯直接到了为水房产的顶楼。


  沈含雪觉得她的心在疯狂地跳着,即便目前并没签署合同,不过,职员对自己是这样的态度,沈含雪看到了一丝希望。


  等电梯到了顶楼之后,有一位中年男子正在等着她。


  “你好,沈小姐,在下叫程实,是西城区那个项目地负责人,我也负责与贵公司之间的合作。


  ”程实介绍自己说道。


  沈含雪茫然地站在原地,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程实笑着,接着说:“我们老板的应酬很多。


  他不太可能亲自出面来见您,所以沈小姐要是有任何问题,现在就能跟我直接提。


  ”